西部干旱區“廁所革命”的民勤探索
2019-06-20 14:44:10 來源: 農民日報
圖集

??? 原標題:西部干旱區“廁所革命”的民勤探索

  去年秋天,甘肅省民勤縣大灘鎮大西村四社村民李世忠的生活發生了一個巨大的變化:他徹底告別了秋冬時節寒冷的院外敞開式旱廁,改成了溫暖的室內水沖式廁所。

  “當時,政府提倡改廁,但改不改讓我們自己定,我就跟三個女兒商量,她們都非常支持。”李世忠說,“村上幫我們引進了好幾種衛浴產品,讓大家自己選。起初,我看的是蹲便器,但后來感覺坐便器更干凈衛生,所以我就從中選購了一款比較省水的馬桶。”

  改不改廁、改哪一種,都由農民自己定。去年以來,作為我國西部典型干旱區內陸綠洲,地處河西走廊東北部的民勤縣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廁所革命”的重要批示指示精神,將“廁所革命”作為推進美麗鄉村建設的重要舉措,作為實施農村人居環境綜合整治的重要內容和重大民生工程來深入推進,探索出了獨到的經驗——針對農民群眾在改廁問題上“不愿建、建不起、用不起”等難題,民勤縣堅持“群眾自愿、政府引導、以獎代補、統一驗收”的原則,完成了農戶改廁11982座,有效提升了農民群眾的生活品質,在改善農村人居環境、建設美麗宜居鄉村上邁出了一大步。

  在觀念碰撞中改變——改廁成農民追求美好生活新需求

  “一個土坑兩塊板,三尺土墻圍四邊。”這句話,曾是民勤縣農村旱廁的真實寫照。

  “民勤緊鄰沙漠,秋冬季節天氣比較冷,用旱廁必須挨凍。到了夏天,旱廁又很臭,蒼蠅蚊蟲到處飛。”李世忠說,改廁之后,家里人如廁更方便,環境干凈又舒適。他了解到,改廁還能減少疾病的傳播,提高人的健康水平。

  即便使用旱廁有諸多的不方便,改廁的好處就擺在眼前,但用慣了旱廁的泉山鎮新西村村民李祝祖起初就是不愿意改廁。后來,看到鄰居紛紛改廁,李祝祖有點“動搖”,決定問一問在城里工作的兒媳。兒媳告訴他,改了廁,居住條件跟城里一樣了,他們夫婦倆回老家也能多住幾天。兒媳這番話戳中了李祝祖的心:“改廁后,今年春節,兒子兒媳回家比過去多住了三四天。”

  記者在民勤采訪時發現,受走出農村到城市定居的年輕人以及年輕農民工的影響,有很多人跟李祝祖一樣,在“新觀念”和“舊思想”的碰撞中主動選擇了改廁。事實上,近年來,隨著農村經濟社會的發展,民勤當地農民群眾對自身健康及生活環境的要求日漸提高,不少人對改廁的需求也越來越迫切。但是,也有一些農民群眾囿于傳統思想觀念和在經濟投入上的顧慮,不愿意改廁。

  “讓群眾改變長期形成的傳統觀念沒那么容易。”紅沙梁鎮孫指揮村村委會主任王立榮說,村里為廁改的事情專門開過動員會,花了大半天時間,但響應者寥寥無幾。為了讓群眾自愿參與改廁,他和村委會一班人挨家挨戶走訪,耐心講解改廁的意義、廁所選址、改廁類型、廁具選購、補助政策等,許多群眾逐漸轉變了觀念。

  “‘廁所革命’惠及民生,但在農村推動改廁的難度也不小。”民勤縣委副書記、縣長馬世友說,為了提高群眾改廁積極性,縣上先后在重興、三雷、東湖等鎮召開了6次現場觀摩會、推進會,印發了《農戶改廁二十問》等宣傳資料,深入開展農村改廁“大走訪、大調研”活動,組織群眾利用元旦、春節等農閑時間召開座談會,打消農戶的思想顧慮。在農戶改廁中,民勤縣堅持黨員干部帶頭改、帶頭用,示范引領,讓群眾切實感受到改廁給生活帶來的改變,實現由“要我改”到“我要改”的轉變。

  在發展中抉擇——農民唱主角,自主選擇改廁模式

  幾年來,民勤縣大壩鎮城西村村民朱永前一直想改廁,也做過嘗試。2018年初,第一次改廁,他將家里的旱廁改成了“非水沖式生態衛生間”,每次如廁后,都需要用鋸末、秸稈碎末等作為墊料覆蓋糞污,等馬桶下方收集糞污的塑料桶裝滿后,再拿出來清空、堆肥。“這種衛生間也有臭味,而且冬天還容易凍,不好用。”朱永前說,經過反復的對比,他最終在自家院內改建了水沖式廁所,“改廁之后,在縣城生活、不習慣用旱廁的孫子變得特愛回家,一家人都享受到了城鄉一體化發展的好處。”

  記者在民勤縣走訪時發現,當地已經改廁的農戶,幾乎都選擇了水沖式廁所。然而,眾所周知,依托石羊河形成的民勤綠洲,其東西北三面被巴丹吉林和騰格里兩大沙漠包圍,水資源緊張。如果全縣4.2萬多戶常住農戶都改建水廁,改廁所需的水從哪里來?

  發源于祁連山北部的石羊河,是民勤縣境內唯一的地表徑流。2007年底石羊河流域重點治理規劃開始實施以來,民勤縣全力實施灌區節水改造、水資源保障、生態建設與保護等工程,大力推進節水型社會建設,全面落實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努力破解結構性缺水命題。民勤縣水務局局長劉光前說,經過不懈努力,民勤提前8年實現了蔡旗斷面過水量和民勤盆地地下水開采量“兩大約束性指標”,提前6年實現了重點治理生態目標,地下水位止降趨升,荒漠化面積逐步減少。

  作為“國家生態保護與建設示范區”和“國家高效節水灌溉示范縣”,民勤縣始終堅持以水定產業、以水定規模、以水布局經濟社會發展。“我們通過農業高效節水技術,壓減農業用水,每年可節水900萬立方米。而據我們測算,每個農戶改建一座水廁,年用水量約6—8立方米,目前已改廁的農戶全部用水量為6—8萬方左右,這個用水量占全縣節約水量的比重不足1%。因此,民勤農村的農戶旱廁改水廁,水不是制約改廁的問題。”

  記者發現,為了節約生活用水,民勤當地很多農戶在改廁時選擇了比較節水的馬桶,還加裝了自吸增壓泵等有助節水的設備。“我以前在城市打過工,所以政府提倡改廁,我毫不猶豫選擇了改建水廁。”東湖鎮永慶村村民彭家英對記者說,“改廁后,雖然用水量在原有生活用水的基礎上增加了一點,但感覺水廁不怎么費水,生活用水不緊張。”

  民勤縣委副書記張彥說,在農村改廁過程中,縣上把群眾認同、群眾參與、群眾滿意作為基本要求,引導群眾主動參與改廁,自主選擇改廁模式,充分保障群眾自主參與權,讓群眾唱主角。

  在改廁材料上,民勤縣不統一招標采購,鼓勵農戶采取抱團采購、村組聯合采購等方式選擇材料供應商,并由村、農戶與企業簽訂改廁三方協議,約定產品標準、產品質量、保質期限。

  在改廁模式上,民勤縣對城鎮污水管網覆蓋到的村莊社區,推薦使用水沖式廁所;對未納入城鎮污水管網覆蓋范圍的村莊,由群眾自主選擇經濟適用的改廁模式,推薦使用三格化糞池水沖式或非水沖式生態衛生廁所,并要求化糞池容積達到1.8立方米以上,以減少糞污抽運次數,降低后期運行維護成本;同時,該縣還鼓勵和支持整村推進農戶廁所改造,對地理環境相同、農戶條件相近的村莊,倡導選擇同一種改廁模式,方便建設管理和維護。

  在嚴控中強保障——確保改廁質量讓農戶放心

  記者了解到,在農村廁改過程中,民勤縣探索總結出了原址改建、院內新建、室內套建三種改廁選址模式。

  “改廁模式,村民們選擇了三格化糞池水沖式廁所;廁屋結構,選擇的是磚混或磚木結構;廁具設備,選擇了水泵式沖水廁具,還配套建設洗澡間。”大灘鎮大西村村黨支部書記趙文柏說,作為全縣農村廁改的試點村,大西村按照“安全、節約、舒適、美觀、實用”要求,倡導農戶選擇無害化廁所建改模式,主推室內套建,“現在,不少村民家的廁所跟城市居民的衛生間一樣。”

  廁所改造的工程質量,是農民群眾關注的焦點之一。負責全縣農村改廁工作的民勤縣城市管理綜合執法局局長李世榮說,為了把好農戶改廁質量關,民勤縣先后到全國多家改廁器具生產企業進行考察對比,并多次召開改廁用具對接會,對產品樣品進行評估,在征求鎮村、生產廠家意見的基礎上,反復研究、制定了《民勤縣農戶改廁技術標準》。民勤縣在各鎮都成立了由鎮村技術骨干、供貨企業專業技術人員組成的安裝技術服務隊,嚴把技術指導關,全程參與設備安裝,積極探索解決改廁中遇到的困難問題,確保農村改廁的高標準、高質量。

  “廁所怎么改、改成什么樣,以及土石方與地基的處理,衛生潔具、化糞池的修建和安裝、質量驗收等問題,縣上制定的技術標準中都有明確要求。”記者來到蘇武鎮川心村時,民勤縣城市管理綜合執法局市政股股長張會國正在廁改現場指導施工。張會國負責蘇武、薛百、蔡旗、重興4個鄉鎮的農村改廁工作,他說,每一戶農戶改廁施工,他都必須到現場,嚴把廁屋選址、技術指導、冬季使用、廁具材質、廁屋建設、檢查驗收、后續維護等關口。

  李世榮說,民勤縣還嚴控廁具材質關,要求材料供應商對全部改廁材料必須提供質檢報告或合格證明,選擇使用的化糞池和清水桶必須滿足節能保溫、抗壓抗滲要求,各項技術參數符合標準。此外,縣里對化糞池和清水桶按照不低于10%的比例進行抗壓抽樣檢測,達不到抽檢比例的一律不準使用,確保廁具質量過關、經久耐用。

  在善管中求長遠——徹底打消農民改廁“建不起、用不起”的擔憂

  記者在民勤采訪時發現,當地有一部分農民群眾遲遲不愿改廁或對改廁問題猶豫不決,主要是擔心經濟投入問題,存在“建不起,用不起”的顧慮。

  民勤縣相關負責同志告訴記者,針對農戶廁所改造一次性投入較多的實際,民勤縣堅持財政補助與農戶自籌相結合,實行以獎代補,改廁完成后,驗收合格的農戶由縣財政按每戶2000元的標準進行補助,補助資金通過“一卡通”直接發放到農戶手中。

  農村廁所改造,“三分在建,七分在管”。為了確保農戶新改建的廁所長期穩定使用,民勤縣不僅重視“建得好”,還在“管得好”上狠下功夫,全力做好農村改廁后的糞污處理工作。民勤縣按照市場化、社會化運作模式,推行水沖式廁所糞污由企業上門清掏,力求改造一座、達標一座、使用一座。同時,該縣結合建立城鄉環衛一體化機制,不斷探索建立和完善長效管護機制,做好糞渣收運、處理和資源化利用等工作。

  如今,大壩鎮城西村村民只要打一個電話,排污車就會在約定的時間上門抽取化糞池內的糞污。“我家一共4口人,新廁所是去年11月份投入使用的,使用了4個多月時間才第一次打電話預約清掏,費用只需30元。這樣算來,一年清污費用最多也就花120元。”城西村村民朱會國說。

  記者在蘇武鎮東湖村看到,當地以村為單位建設小型污水處理站,將現有改廁農戶全部接入管網進行糞污集中處理。李世榮說,像東湖村等城鎮污水管網覆蓋到的村莊,民勤縣鼓勵其修建污水管網,糞污通過污水管道直接進入管網進行處理。對于其它的村莊,縣上則著眼打造生態循環農業產業鏈,采取用抽糞車定期清掏的方式,建立起覆蓋全部改廁農戶的糞污清運服務體系,將回收的糞污作為有機肥料用于支持農業生產。

責任編輯: 宋燕
?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51124648873
云南时时彩开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