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長的長城
【字號: 新華網( 2019-11-22 10:05)  來源: 甘肅日報  作者: 劉恩友

  每次路過長城,我總要抬手去摸一摸這些在風雨中佇立了幾百年、幾千年的土層,就像見到老友打聲招呼一樣。我喜歡在長城邊曬曬太陽、吹吹輕風,看大漠無言、雪山聳立,看燕子在長城上飛來飛去,看鳥兒在長城邊歡快地悅耳啼鳴。

  手掌觸到城墻上,有一種觸到歷史梁柱上的堅韌感。這些被時光風干的沙土粒和石塊,堅硬如鐵;觸到土層里的蘆葦尖,則像箭矢一樣的鋒利。徘徊在陽關外古老的漢長城邊,手摸著那些夾在土層里的堅硬蘆葦枝,兩千多年的時光葦葉般在我的眼前鮮綠起來。高坡上紅柳叢繁茂熱烈,挺拔的胡楊像一些高大威武的兵士,守護在疏勒河畔的長城邊;遍地的羅布麻花,像河水洇開的染料,這兒一大片,那兒一大塊,暈染著長城內外;蘆葦蔥郁得像高大的修竹,向西蔓延而去,疏勒河水般浩浩蕩蕩、莽莽蒼蒼,汪洋成海。虎豹和熊羆的長嘯從遠處傳來,天上的群鳥起起落落,一片水鄉澤國的景象。

  我仿佛看到,昔日那些筑長城的民夫們,枕著疏勒河的濤聲睡去,每天又聞著葦葉的清香醒來。清澈的疏勒河水映著祁連冰雪的影子,映著天馬東來、絲綢西去時光的影子,映著千里葦穗飄搖的影子。纖弱柔軟的葦草,一層層地壓著沙石,經過兩千多年的堿水凝結,成為壓不斷的鋼筋鐵棍,長成了漢長城的根須。從此,“卻匈奴七百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馬”。

  我從古時的關外,沿著漢長城一路向東,就如順著一道光來到古橋灣城遺址旁。一叢高大的蘆葦依偎在高高的土城墻邊,風一動蘆葦就朝城墻邊靠一靠,鳥一鳴枝條就向城墻邊上彎一彎,似乎在與長城點頭致意,更像在和城墻里兩千多年前的兄弟姊妹對話。這種相依相偎、相互依存幾千年的樣子讓我感動。有專家說,漢長城基本上是沿疏勒河河岸修筑的,如果沒有附近的蘆葦、紅柳基地,沒有濕地水泊的支撐,漢長城這項浩大工程是難以完成的,可以說是疏勒河造就了偉大的漢長城,所以漢長城又叫“葦墻”。站在高大的葦叢邊,看疏勒河水逶迤西去,我相信史學家的考證。

  穿越時空的長城,縱橫十萬余里、歷經兩千余年的滄桑,經歷過中華各民族不斷碰撞、交流和融合,創造演繹了輝煌燦爛的中華文明,至今依然是那樣巍峨峻拔、氣勢磅礴。長城是一道人類文明開拓的智慧之光,開創古時中國東學西漸的繁榮。

  順著這道文明智慧之光,我來到了明長城最西端的嘉峪關。我在嘉峪關下的城市里生活了30多年,在長城邊看日升月落、看草長燕飛。近些年來,一塊塊園林從長城邊茂繁起來,一片片高大的白楊樹、榆樹、槐樹高可參天,茂密的林子里住著成群的燕子,一到下雨的時候就往城里飛,飛得滿城都是,像一些明朝的燕子,飛過了歷史的時光。

  看長城在油綠的麥田、蔥綠的玉米地旁延伸。這時的長城像一個荷鋤的農人,滿臉的慈祥豁達,周身仿佛充盈著血液,散發出莊稼香甜的味道。湖水蕩漾、綠色泛波、布谷聲聲、喜鵲喳喳,有歡聲笑語,有行走的腳步,有充實忙碌的身影……“當詩歌和傳說都緘默的時候,只有建筑在說話。”(果戈里語)在長城邊上待久了就可以頓悟,長城不僅天天在我們身邊說話,它在西部大地上顯示的也不僅僅是滄桑,而是別樣的溫度、特殊的感情。

  絲路遠,長城長,長城內外是故鄉,門前絲路花飄香。秋天的長城溫暖沉實,飽食的羊群總愛偎在它的腳下曬太陽,一個溫暖家園的模樣。長城內外,層林盡染,萬山紅遍,臥在紅草叢中的長城,仿佛要一躍而起,與美麗的秋天共話桑麻、與親愛的祖國共敘一曲千年的神話。鮮艷的格桑花是它在風中的絮絮叨叨,醬紅的駱駝草是它唱給大地的情話,妖嬈的秋天讓它生機勃勃、煥發芳華。

  而冬日的長城更顯“北國風光、萬里雪飄”的大美風光。當雪花在長城上飛舞,長城已然入睡,睡得香甜而踏實,哪怕是從它身旁飛馳而過的高鐵也吵不醒它,仿佛一夢千年。長城邊的沙棗果,吸溜吸溜著凍紅的臉,好似浸潤著千年的煙火氣息。

  也許,提到長城,人們想到的都是它的巍峨、雄奇、莊嚴、偉大;而我,更喜歡看到和平時代它偉大中的平實與瑣碎,喜歡長城下的溫暖和可愛。這樣的模樣更讓人親近和充滿溫情,就像駐滿鄉愁的村莊,就像慈愛的父親。

  任何的偉大都孕育于平凡之中,最終也應歸于平靜。更多時候,長城在我的眼里,如一位解甲歸田的將軍,給予我的是踏實、平和、自信、安寧、慈祥。

  長城上能夠迎來最壯麗的日出,長城的因素早已經融進了中華民族的血液之中,融進了我們每一個中國人的血液里。我們的長城——我們不僅愛它的偉大,更愛它的親和平實,長城情結、長城元素早已經注入我們真摯的情感。長城精神、長城文化已經與新時代增強愛國之情、砥礪強國之志密不可分,與歷史擔當、奮發有為密不可分。

  驅車奔馳在河西走廊上,一路奔馳的還有緊隨而行的長城,幾百、幾千年的時光,鋪展開來仿佛與我一起奔馳,是雪山,是戈壁,是草地,是無際的天空和祥云,每一種顏色的流動里,都必定有長城的筋骨。高鐵仿佛如一條流動的長城,從我身旁飛馳而過,一晃就沒影了,這個今人的長城,長成了古人長城的翅膀,在大地上處處飛翔。

  智慧的開拓需要智慧的傳承。古人智慧的光芒,仍在長城的沙粒上閃耀;古人開拓前行的腳步仍在長城下的草叢中踏響。透過清晨的陽光,長城里的草木似乎在吹著漠風、淋著雨水返青,長成草木的長城兩邊,綠樹招搖,鳥雀啾鳴。

  古人長城的根須,長出無數條長城的枝干,橫亙在河西大地上,生生不息。這是長城在時光里延續,也是長城在我們的身邊永遠生長……(劉恩友)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甘肅頻道
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
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5261154
云南时时彩开奖网 支付宝公司靠什么赚钱 七彩娱乐首页 会读书不一定赚钱 球探足球手机比分直播 绝地求生开挂能赚钱吗 2012奥运会足球直播表 侠盗车飞车怎么快速赚钱 体育比分app 大乐购群 大话2职业挖什么矿石赚钱 雅虎日本棒球比分 v博娱乐网址 类似萌豆赚钱软件 经典单机麻将免费下载 浙江飞鱼 用户可以用头条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