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河印象
【字號: 新華網( 2019-06-18 10:00)  來源: 甘肅日報  作者: 李瑞春

  暮春時節,我應邀前往內蒙古汗馬保護區參加由中國人與生物圈國家委員會舉辦的網絡傳播力會議,要去的地方叫根河。從海拉爾轉大巴前往根河的路上,一路都在呼倫貝爾大草原腹地穿行。早晨的陽光溫馨和煦,天空湛藍如洗,潔白的流云夢幻般飄浮在頭頂。透過車窗看到蒼茫的原野上,那些發黃的牧草似乎依然酣睡在冬日的時光中,清風徐徐吹過,陽光溫和地照耀,蒼茫而悠遠,遼闊而沉寂。這是一片既不優美,也不安適,但卻樸實無華的土地,相當空曠,相當荒蕪,幾乎永遠相似的天空和悄無聲息、四處安寧的地平線;猶如汪洋大海的浩瀚地區的邊緣,很少變化,很少意外,很少新奇,永遠寂靜,不分范圍。與南方相比,這里的光線略強些,天空更明朗更深遠些。這幅由陽光、草地、寂寥構成熾熱、生動的畫面給我最初的印象是揪心的,無法同其他畫面相比。但是,出于對自然尊重的原則和對觀賞者的感覺的尊重,我認為,這無邊的荒蕪具有廣泛的美學意義——它是一首詩、一幅畫、一支古曲或者是一首悲壯蒼涼的歌,具有意境意象之美、音韻格律之美、情景相融之美等觸及心靈深處的審美涵義。

  或許來的時令不太合適,我沒有觀賞到草原綠波浩蕩、百花競相奔放的盛大場景。只是,呈現在我眼前的依然是枯草延綿,荒野四籠,偶爾從眼前一閃而過的,是那些沒有葉片的、矮小的落葉松、白樺及灌木叢林,看不見一絲綠色的萌動。遼闊,荒蕪,孤寂。南方,已是“人間四月芳菲盡”,北方,尤其在呼倫貝爾,枯草蔓延在四野空寂的原野上,鋪展在蕭索寒冷的冬日氛圍里,就連車窗外一閃而過的河流,也以一種冰封的、靜止的、固化的形態鋪展在荒原上,了無聲息。在我看來,在這個季節,這些飽含生機和綠意的事物一直在沉睡中醞釀、蓄勢待發,內斂而不外露,含蓄而充滿熱忱。當這里的春天真正來臨時,生命的力量會使它們充盈起來,流動起來,活躍起來。也許,一聲驚雷、一陣春風、一場春雨、一縷陽光,就能喚醒那些花草、那些河流、那些生命的靈魂,不經意間,柔嫩的嫩芽便若一群群孩童般在時間維度里,發出輕快的鳴叫,繼而從堅實的大地噴薄而出,吐出一個個柔軟的綠色舌頭,蔓延在闊如大海的荒原上,而冰封的河流,也會沖破重重枷鎖,唱響新生的贊歌,涌動生命的潮汐,經久不息。

  根河地處大興安嶺北段,是鑲嵌在“雞冠”上的、中國緯度最高、最冷的城市之一,此刻,正被夕陽的余暉籠罩,四周舒緩起伏的山巒上,皚皚白雪似銀色波濤在山坡上漫卷,滔滔林海靜立其間;冰封的根河似晶瑩透亮的玉帶,以蜿蜒的河谷為托盤,呈現在眼前。根河的建筑風格、布局,或是出于原始的自然風貌的延伸與彰顯,帶有明確的指向性,在集中規劃設計中很好地與草原風情貼合,充分發揮了河谷舒緩平坦的特點,建立起草原風格建筑群,把草原的遼闊與森林的柔情,有機結合為一個生命體。

  出了根河市向北即刻就進入汗馬保護區原始森林。以針葉林為主的植被逐漸取代荒蕪的草地,與初升的朝陽、皚皚的白雪交相輝映。車窗外,映入眼簾的是以興安落葉松和杜香等構成的植物群落,一片連著一片,構成浩瀚的原始森林,令人目不暇接。生長在這里的植物,條件是嚴酷的,地處中國緯度最高的大興安嶺地區,加之土層極薄,又具永凍層,影響林木生長,因此樹木低矮,胸徑小,在漫長的冬季里,頑強扎根并旺盛生長。這里的樹木生長期從五月初發芽到九月初開始落葉,只有短短的四個月,也就是說,這些植物一年之中大部分時間處在休眠期。大自然是奇妙的,也是慷慨的,它給予生物嚴酷的生存條件,同時也給予這些地區以奇特的森林景觀和生命體進行補償,并詮釋了物競天擇、生命生生不息的自然法則。

  密林間鋪滿了厚厚的積雪,踩上去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偶爾一陣清風從林間拂過,那些堆積在枝丫間的積雪便像頑皮的小精靈,或一小撮,或一大坨離開枝丫掉下來,落在頭上、肩上、手上或腳上,似在用這種方式向你問候,展顏一笑,你也不會感覺到氣惱,反而生出一絲憐愛之情。透過林梢的縫隙看見正午的陽光照射下來,溫暖而明亮,那些停留在樹杈間的積雪,在陽光的照耀下開始慢慢融化、掉落,于是,靜謐的林間便發出錯落有致的聲響,繼而彌漫開來,回蕩在蒼茫的林海中,這落雪的聲音竟是如此的動聽、悅耳;樹上的冰條,相互撞擊,其聲從容,如流水,似妙樂。我靠在一棵巨大的楊樹上,閉眼靜靜側耳聆聽大自然美妙的天籟之聲,內心寧靜而愜意。陽光透過密密匝匝的樹干照射下來,林間彌漫了七彩的光華,仿佛把整片森林變成散發靈異光澤的琴,彈撥著動人的樂章。偶爾,有幾只小鳥從眼前掠過,清脆的鳴叫為寂靜的山林留下一串歡快的音符。風吹松枝細微的沙沙聲、陽光融雪的滴落聲、小鳥的鳴啼聲、冰條顫動悅耳的撞擊聲……聽著壯美的林中交響,韻味如此悠長,如此清晰可見,令人難忘,總是撩撥人心,讓人激動不已。空氣寒冷卻不失溫潤,富有彈性,人呼吸其中,自覺無雜質而心曠神怡。在大片的松林里,夾雜著一些高大的楊樹,其偉岸的身軀巍然挺立在群林里,把筆直的樹冠刺向蔚藍的天空,顯得出類拔萃,卓爾不群。大自然在這個季節顯得特別純潔。我們所能看得見的東西,都是值得尊敬的,因為它們有一種堅強的純樸和甘于清貧的堅韌。經過雪花洗滌的空氣,呼吸起來特別暢快,其清明純潔甚至用眼睛都看得出來。在大興安嶺,我有幸見到了最美、最精彩的森林最壯觀的景象,被雪洗刷過的天、地和樹木,極其純凈,是大興安嶺依然在冬日包裹中難得的一天,溫和宜人,陽光閃耀,到處散發著春天即將來臨時那種特有的芬芳馥郁的氣息。

  汗馬保護區地處大興安嶺山麓主脊西側,不僅是敖魯古雅使鹿部落溫馨的家園,珍貴的寒溫帶原始針葉林生態系統孕育和保護著豐富多樣的野生動植物資源,也是全球北方針葉林南緣難得的一片原始森林。保護區的工作人員每天都要在原始森林中穿越十幾公里,無論是蚊蟲叮咬的夏季還是極端寒冷的冬季,他們無怨無悔,克服重重困難,用辛勤的汗水、勤勞的雙腳堅守在林區第一線,默默守護著這片凈土。

  夕陽西下,大地一片祥和安寧的景象。夕陽的余暉盡情地傾灑在額爾古納河右岸,照耀著繁茂的森林,折射著耀眼的光芒,升騰著溫暖和希望的色彩……(李瑞春)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甘肅頻道
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
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637597
云南时时彩开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