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燙的眷戀
【字號: 新華網( 2019-06-18 10:00)  來源: 甘肅日報  作者: 畢萬智

  土炕,也叫火炕或土床,是北方人用土坯或磚頭砌成的供睡覺用的長方臺,有孔道跟煙囪相通,可以生火取暖。我的家鄉在甘肅環縣,地處中緯度地帶,深居內陸,冬季漫長,氣候寒冷,土炕是鄉親們最重要,甚至可以說是唯一的睡覺設施。男人在土炕上結婚,婦女在土炕上分娩,小孩在土炕上長大,直至去世才離開土炕。土炕伴隨了鄉親們的一生。

  建造土炕叫“盤炕”。我們老家的土炕,大多選擇窯洞內靠近窗戶一邊的墻壁搭建。最早期的土炕,是用土坯(家鄉人叫基子)搭建的,先用土坯砌兩道墻,正面墻用于投放燃料和掏出灰燼。側面墻主要用于擺放煤油燈、火柴、旱煙、水壺一類的小物品。兩道墻砌好后,在砌成的墻和窯洞墻面圍成的方坑內,填滿細碎的干土,刮平壓實,家鄉人叫“填炕”。接著又在炕面中間部位挖一個直徑約三十厘米的圓柱狀坑,用長麥草、泥土和水攪成泥巴,填入柱內,夯實,再在干土上抹泥做成炕面。待炕面稍微晾干后,先用木制的錘子錘打炕面,半月過后,再用斧頭背精打細錘。打造炕面的最后一道工序是“上面子”,將膠泥的細碎粉末加水攪拌成泥漿,抹至炕面平整光滑。最后還要“掏炕”。待炕面稍干后,將炕道內的干土掏出,填上牛羊糞或柴草衣子等燃料點燃,煙通過煙囪繚繞上升,農家孩子們就跑出屋外,像看天上的云朵一般,觀賞飄然遠去的煙霧。

  土炕燒干后,還需要在炕邊加裝木制的“炕欄”。炕欄有兩方面的作用,一是保護炕邊,二是裝飾作用。炕上的鋪設,因家因人而異。我小時候家境貧寒,家里土炕上的鋪設十分簡陋。雖然簡陋,但溫熱的土炕上鋪上粗糙的毛氈,溫暖平實舒服。冬暖夏涼的土炕,是鄉親們嚴寒時取暖、疲憊時休憩的好去處。

  土炕是土窯洞里的主要設施。窯洞里搭建了土炕,就像樓房里安上了席夢思床,才真正有了家的樣子。現在,人們對生活質量的要求越來越高,在城里生活的農村人,也有在樓房里搭建土炕的,而農村人也有在窯洞里擺放席夢思床的。到底是睡在土炕上好,還是睡在席夢思床上好,這要取決于生活環境和生活條件。

  “南人習床,北人尚炕”。土炕是北方人抗御嚴寒的一大發明和創造。土炕的歷史,至少可以追溯到兩千年前。2006年,河北省文物研究所對徐水縣東黑山遺址進行挖掘時,發掘出一處西漢時期的火炕,將土炕的歷史提前到了兩千多年前。西漢時蘇武在天寒地凍的匈奴地帶牧羊十九載,據傳就是得益于土炕才存活下來。南宋人朱弁,作為中原使臣出使過金朝,曾一度在北方生活,寫過《炕寢》一詩:“御冬貂裘弊,一炕且蹤伏。西山石為薪,黝色驚射目。方熾絕可邇,將盡還自續。飛飛涌玄云,焰焰積紅玉。”由此可見,當時生活在北方的滿族人,不僅睡土炕,而且已經開始燒煤了。至于今人,也都有過描寫土炕的語句。著名作家老舍在《宗月大師》一文中,有過“我們的小屋,破桌凳,土炕,幾乎禁不住他的聲音的震動”的句子。劉紹棠在《本命年的回想》中寫道:“一捆捆柴火捅進灶膛里,土炕燙得能烙餅。”詩人王國良有“坐在同窗的土炕上喝酒,每個話題都是熱的”的滾燙詩句。由此可見,每一位熱愛生活、關心百姓疾苦的作家,都深刻地記憶著土炕,深情地眷戀著土炕。

  窯洞是人類最古老的房,土炕是人類最古老的床。人類從遠古時居住在洞穴,到窯洞、到房,再到樓,是一種進步;從睡在草鋪、到睡在土炕、到木床,再到席夢思床,也是一種進步。土炕的誕生,是人類生存狀態的一次革命,人們憑借土炕,度過了漫長艱難的苦寒歲月。土炕不僅是鄉親們安身立命的生活設施,更是鄉親們身體和精神的依托。到了現在,土炕愈來愈成為北方人的一種懷舊情愫,一種文化記憶。(畢萬智)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甘肅頻道
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
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637590
云南时时彩开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