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高癥
【字號: 新華網( 2019-06-12 10:33)  來源: 蘭州日報  作者: 劉豐歌

  □劉豐歌

  人到中年,不知從何年何月起,開始恐高了。原來并未覺察,一次和朋友到天水麥積山游玩,剛沿崖壁上的棧道爬到第二層,眼睛向下一望,見筆直的懸崖峭壁下縮小數倍的人和車,再加陣陣寒風襲來,立馬頭發暈、腿發軟。連忙用手緊緊抓住扶梯,再不敢向上邁出一步。

  同伴們見狀,安慰我說,沒關系,棧道結實著呢!我們扶著你,你別向下看就行。面對同伴們的鼓勵,我心想往上走,眼睛也盡量盯著頭頂藍瑩瑩的天,雙腿卻像被人抽去了筋骨,軟軟地使不上勁。至此,對“心有余而力不足”那句話有了刻骨銘心的體會。最終我辜負了同伴們的期望,即使他們扶著我,我也不敢再向上爬了。不得已只好下山,找一處休息的地方等同伴們從山上游玩下來后,再一塊返回天水市區。

  那次游麥積山,只能從山下仰著脖子領略了麥積山偉岸的雄姿,卻無緣攀上山峰高處感受崖壁洞窟中雕像的風采、壁畫的精美,也未能從高處遠觀麥積山周圍優美的風景。這遺憾便一直存留心中。后面兩次到西安參加業務培訓。戰友們也多次相邀到華山游玩。我再也沒勇氣去了,我早從電視屏幕和他人口中領略了華山的險峻,深知“華山天下險”的名號絕非浪得虛名,懸崖峭壁上那與地面近乎垂直的石梯及那段一根鐵索供手抓、一塊木板供腳踏的簡易棧道,想想都覺得膽寒,更別說在上面攀爬行走了。麥積山雖“棧道凌空飛架,層層相疊,其驚險陡峻為世罕見”,但與華山之險相比還是遜色不少。連麥積山我都征服不了,遑論華山呢!我不想爬到中途又像爬麥積山一樣,臨陣退縮徒添遺憾。對華山,我只能望而卻步了。

  其實許多旅游區將一些特殊景點的棧道設計得都很簡單,甚至故意修建一些透明的玻璃棧道,可能是為了營造一種驚險刺激的感覺、滿足人們探險獵奇的心理吧!對那些不恐高的人來說挑戰這樣的棧道或許是一種樂趣亦或享受,卻苦了類似我這種恐高的人了。看著別的游人興高采烈、攀高爬低如履平地的瀟灑勁兒,我除了羨慕還是羨慕,卻沒有親身體驗一下的勇氣。

  其實我原來并不恐高的,故鄉陜南出門便是大山,小時爬山上樹不在話下,和一幫小伙伴們上山砍柴,常在險峻的山崖上攀援穿梭,有時爬上樹梢砍樹的枝丫,樹桿搖晃如蕩秋千一般,心里竟不知害怕。砍好柴后,捆結實一捆一捆連成長串,幾個人坐在上面敢從山頂四五十度的斜坡靠柴的慣性往山下滑,我們稱之為“開火車”,下滑的過程中經常從“火車”上掉下來,磕了膝蓋碰了胳膊是常有的事,但我們仍樂此不疲,為此經常挨大人的罵。罵歸罵,“火車”該開照樣開。我雖然在一幫小伙伴中爬崖上樹的本領是最弱的,但至少心中也不恐懼。從小在大山中生活,習慣了山高、坡陡、路險的日子。

  現在怎么回事?居然對有護欄的麥積山棧道也不敢爬了,莫非是身體健康出了狀況?可每次體檢除了血液粘稠度高一些,有輕度脂肪肝之外,其他指標都在正常范圍,照理說不應該恐高呀?百思不得其解,便請教一位醫生。那位醫生說人到一定的年齡之后都有不同程度的恐高,沒什么大不了的,更多的是一種心理障礙而已。醫生的話終于讓我稍有釋懷,不再因恐高而擔憂身體的問題了。

  但奇怪的是,坐高空纜車我卻一點也不害怕。在爬麥積山之后的幾年我曾到山東泰山旅游,因時間關系我沒有從山底往上爬,而是直接坐纜車上山頂,坐在纜車上我一點恐懼感也沒有。思忖再三,自認為可能是纜車四周封閉嚴實,讓我從心理上有一種安全感,所以并不感到恐懼。看來醫生說的沒錯,年少時有種初生牛犢不畏虎的勁頭,且年少氣盛,想法單純,大有“沒有比人更高的山”那種豪情壯志,對山陡路險不屑一顧。而隨著年齡漸長,閱歷豐富,經歷了世事滄桑,感知了人情冷暖,體味了世態炎涼,考慮問題開始變得瞻前顧后、優柔寡斷起來,總把趨利避害放在生存的第一位,慢慢變成了生活中的“油膩大叔”。對麥積山的恐懼,也許就來源于潛意識中對安全的擔憂。因為麥積山棧道樓梯護欄并非封閉式護欄,從護欄的空隙便能看到腳下的萬丈溝壑,加之棧道承重的木樁就固定在巖體內,麥積山的石巖屬沙礫巖,不像陜西漢中古棧道青石巖體那么結實,那么多人在上面走,萬一棧道斷裂垮塌怎么辦?爬得越高,危險系數肯定越大,如果摔下去將跌得更慘。要上山,走棧道扶梯你還得跟在別人的身后,亦步亦趨往上爬,萬一前面的人不小心摔了跟頭可能還殃及自己跟著倒霉。爬上山是能近距離瞻仰佛像、欣賞壁畫,能看到與眾不同的風景,亦能滿足自己那點登高既能望遠、亦能俯視眾生的虛榮心理,同樣你得能忍受大風的侵襲,腳下沒有十分定力不行,沒有隨風調節身體的應變能力亦不行,沒有萬一跌落懸崖大不了幾十年后又是一條好漢的勇氣不行。想得越復雜,恐懼心理便越嚴重。既如此,我就只能老老實實待在山下欣賞自己能看到的風景了。

  我知道自己是杞人憂天,麥積山的安全措施是毋容置疑的,這么多年從未出過任何事故就是有力的證明。但自己的恐懼心理就是克服不了,沒辦法。后來想想,每個人的稟性天賦、心理及身體素質都有著先天的差異,何必非得和別人類比,一定要攀上高處呢?我雖不能登高望遠,俯視眾生,但山下觀景,與眾生平等,自有從眾之樂,更主要的是腳踏實地,心中坦然。其實只要心中處處有美景,舉目所見皆麥積,登不登高倒無所謂了。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甘肅頻道
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
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611913
云南时时彩开奖网